区委 区人大 区政府 区政协
登录用户中心 公务员邮箱 繁体 简体 无障碍
亚搏在线登录入口 > 走进房山 > 历史学问 > 历史传说

大安山净佛山庄的传说

来源: 房山报 发布日期: 2018年09月13日

  (一)净佛的来历

  

  水峪过中山,净佛仰天看。

  

  丁香号爆马,满谷翠云烟。

  

  自大石河西北行,过红煤厂,右转离开大石河谷地,进入大安山山区。穿行于青峰翠谷之间,经大安山乡的水峪村、中山村,眼前山谷豁然开朗,仰头望去蓝天如洗,白云垂霄。左首青岭一脉,自西北向东南而下,清黛一色,悦目朗心。

  

  驻足细看,那道青峰原来是一尊自然形成的卧佛,当地人叫她净佛,这净佛头戴葱茏苍林冠,安详地枕着百花山余脉的霓霞,脚踩着大石河谷的千顷碧波。慈眉善目,慧眼观天。护佑着一方百姓的平安。说起净佛的来历,这里有一古老的传说。

  

  据老辈儿人讲,这里原本山谷开阔,没有卧着净佛的这道山,这道山是一夜之间,忽然飞来的,若是没有神力,好端端的怎么会凭空生出一道山呢?说起这个话题,和一个人物有关,这个人就是刘仁恭。

  

  在五代的后梁朝的时候,幽州地区有一位大将,不听后梁皇帝朱温的号令,割据幽州,自立为王,幽州就是现在的北京。这个人不是别的,正是刘仁恭。刘仁恭不听号令,朱温总想灭了他,这刘仁恭,惟恐幽州城不坚固,没准儿哪一天被朱温的人马攻下来,想来想去,想起了幽州西南的大安山,这座山西面都是悬崖绝壁,易守难攻,除非神兵天降,不然,谁也奈何不得。

  

  想到这里,他好不得意,马上发布一道号令,征调幽州各地役夫和工匠前往大安山伐木采石,烧砖陶瓦。不久,一座宏伟豪华的宫殿在大安山顶落成,刘仁恭亲自为宫殿起名,叫 “大安馆”,这大安馆栋宇壮丽,和皇宫没有什么两样。

  

  刘仁恭在亲随的护卫下,跨马来到大安山,在大安馆长住下来,每天在大安馆行乐,享受着帝王一样的生活。他忽然想到:“哪个当帝王的不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御妻,我刘仁恭虽然没有称帝,实际上如同燕国的天子,宫殿有了,缺的就是后宫了。”于是,他派出人马,到幽州各地把美貌的年轻女子都强掠到大安馆来,供其淫乐,幽州百姓怨声载道。又一纸诏令,把道士王若讷叫到大安山,让他在山洞中为自己精炼丹药,求长生不死。

  

  刘仁恭除了享受天子的淫乐,也没忘了横征暴敛,他用黏土制成钱,强迫百姓使用,把真钱强敛上来,开凿山洞,封藏在洞内。他生怕消息传出去,抢来的钱财不安全,竟狠毒地把施工的工匠杀了灭口。他下令禁止江南茶商入幽州境内售茶,自采山中草木为茶以谋取暴利,将大安山改名“大恩山”。这样一个贪婪的暴主,大安山百姓无不切齿,给他起了个绰号,叫“叫盆子”,意思是,只知聚敛钱财。

  

  刘仁恭在大安山倒行逆施,百姓苦不堪言,可他重兵在握,又有什么办法呢?百姓们想来想去,还是建座佛寺吧,让佛保佑,看他刘仁恭能,还是佛能。佛寺建在哪呢?有人提议建在莲花峪,这莲花峪就在大安山下的西南麓,坐西朝东,背百花山东麓,西望层峦迭起,云岫接天,青龙左盘,白虎右踞,朱雀迎日,挺秀生奇。居于其间,四面连峰,如莲花竞萼。此议一起,无不合掌叫好。这样,佛寺就选在莲花峪。又有人说,这庙该建,供什么佛好呢?没想到众口一词:“就供观音,既在莲花峪建庙,供观音最妥。”

  

  大安山百姓伐山采石,合力建庙,有钱出钱,无钱出力,不止一日,一座雄伟的寺院在莲花峪落成。好大一座寺院,一共五进,算上山门共有六重殿宇。山门上有一方偌大石刻匾额,上面镌刻着“莲花峪观音院”六个大字,填朱砂,镀金粉,在日光下闪闪发光,耀眼夺目。

  

  “寺院是有,可是还没有佛像呀?”有人在私下议论。

  

  论这大安山的石头,建寺有余,可琢像就不是材料了,要雕佛像,非到涿州西北四十里的独树村不可,那儿的独鹿山自古盛产一种美石,古时候叫“燕石”,现在就叫白玉石。

  

  “那就去独树。”

  

  众人商量好了,管事的早叫来一个后生牵上驴,出了大安山,往独树村去了。众人算了算,连采石到佛像雕成至少要一个月,穿越崇山峻岭,把一个偌大的佛像请到大安山的莲花峪入寺奉安,没有个月其程的也不行,算起来要两个月的时间哟!

  

  说话间,只听得仙乐四起,异香缭绕,晴朗的天空,一时彩云四集,众人无不惊诧,抬头看时,只见观世音菩萨脚踏祥云,从南海方向乘风而来,她手持净瓶,净瓶上的柳枝滴下点点甘霖,众人沐浴在甘霖中,一个个俯身下拜行礼。

  

  再说那个去请像的驴,早脱开后生,蹦跳着逃回,那后生连呼带追,一气儿赶来。

  

  忽听有人在喊:“快来看那,观世音菩萨法驾升龛了!”众人爬起身来,飞也似地齐奔主殿,只见万道金光,从殿内射出,进殿观瞻,果然观音的金身法像端坐在莲花须弥座上。左右是散财童子和龙女。众人供上香果,顶礼再拜。

  

  没曾想,这件事惊动了刘仁恭,他早想请个高僧到大安山讲法,只苦于大安山中没有个像样儿一点的寺院。这一天,他在大安馆中正和美人儿行乐,忽然进来一个太监,大呼小叫着推门进来:“了不得,了不得!大王,苦力们在莲花峪建了座观音观,竟然惊了观音菩萨,菩萨法驾降在观音院殿中,化作一尊金像,老奴听说后,马上到莲花峪走一趟,亲眼见到了。”刘仁恭似信非信,马上叫那太监备乘了轿和车驾,带上身边的两个美人,一同前往莲花峪要看个究竟。

  

  “下了大安山没走多远,就来到莲花峪,一座金璨璨的寺院展现在眼前,刘仁恭在太监和随人的扈从下,走到殿中,果然见到观音法像栩栩如生,惊得纳头便拜,拜罢起来 ,心中暗喜:“我正缺个像样的寺院,没想到有天助我!”他从观音正殿返回到山门,见山门上的石额题着“莲花峪观音院”,马上下令:“把这石额砸了,换成‘莲花峪护国观音院’,我要亲自题写。”刘仁恭话音刚落,早上来几个武士,搭上梯子,七手八脚,把寺额砸得稀烂。没过几天,“莲花峪护国观音院”就镶嵌在观音院山门的寺额上。

  

  那个老太监叉着脚,宣读刘仁恭的诏命:“从即日起,观音观为国家专用,刘国主要请高僧可止入寺讲法,闲杂人等一律不准入寺!”宣完,马上上来一群武士,把寺院内的百姓驱赶出去,一座辛辛苦苦建设的寺院,就这样被刘仁恭夺去。百姓遭到如此境遇,恨得咬牙切齿,又无可奈何,只盼苍天有眼,观音显灵,惩罚这个恶人。

  

  刘仁恭说的高僧可止,可非等闲之辈,他是后梁国著名高僧。他出生在大石窝高庄儿村马家,自幼在幽州城内的悯忠寺出家,后来辗转到了国都长安,在大庄严寺作了住持,唐昭宗曾诏他在大内,为自己讲诗,讲得昭宗龙颜大悦,当即赐他紫袈裟一袭。可止奉昭宗御旨,在内殿当廷赋诗。朱温篡唐称帝,可止依旧在长安的大庄严寺修行,可算得上后梁国首屈一指的高僧。刘仁恭早就闻其名,这次要找高僧到大安山讲法,非可止莫数。刘仁恭派人带着自己亲自书写的书信远赴长安到大庄严寺去请他。

  

  刚有驿卒来报,可止已经到了良乡固节驿,再住上一夜,算起来到大安山至多有一天的路程。刘仁恭差人在莲花峪观音院洒扫庭除,广备香果,只等可止到来。

  

  这天夜里,刘仁恭刚刚拥着美人儿在寝殿躺下,忽然雷声四起,接着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,一个霹雳夹着闪电,撼得地动山摇,刘仁恭武将出身,胆力过人,却也惊出一身冷汗。他惊魂未定,又一个霹雳震耳欲聋,只见正南方向升起万道紫霞,徹夜明空,久而不息。

  

  一夜惊魂不说,第二天一早,刘仁恭沐浴更衣,早前往观音院,他要在那里静候可止的到来,他来到观音殿,不禁大惊失色——原来,好端端的观音法像不见了,莲花须弥座上空空如也。忽然天处传来一阵童谣声:

  

  刘盆子,要完蛋,

  

  霸了大安山,又霸观音院。

  

  不顾百姓苦,只图自己安。

  

  作恶天有报,菩萨开天眼,

  

  不早又不晚,就在这一天。

  

  童谣还没完了,只听杀声四起,莲花峪里足有千军万马。刘仁恭定收魂一看,为首的两员战将,不是别人,正是他守在幽州城的部下李小喜和元行钦。二将马到,不由分说,将刘仁恭捆了,押到幽州城囚禁起来。

  

  原来,刘仁恭一心在大安馆享乐,不顾幽州城安危,后梁国皇帝朱温派出战将李思安,乘虚而入,攻到幽州城下。幸亏刘仁恭之子刘守光率兵入城,登城拒守,击退李思安,幽州城才保住。原来,刘守光私下里和刘仁恭的美妾有染,受到刘仁恭的责罚,因此怀恨在心。刘守光击败李思安,守住幽州城,乘机派李小喜、元行钦发兵攻破大安山,把自己的老子刘仁恭生擒囚禁,这对父子的恩怨就这样了结了。

  

  再说大安山百姓,见刘仁恭被乱兵所擒,无不拍手称快,只可惜,观音院中,不见了观音法像。

  

  众人正悲泣流泪,有人报来喜讯:“观音菩萨显灵了,昨天晚上观音菩萨借雷电助行,移驾中山村北,仰面而卧,化作一道青山。”众人转忧为喜,无不礼赞。不由分说,出了莲花峪,纷纷来到大安山南,中山村北。果然,观音的万丈金身化作一脉青山。观音菩萨头枕西北脚踩东南,仰身卧于群山之间,清溪之侧。法衣灵动,眉目宛然。众人无不顶礼。

  

  这时,有人在说:“你看观音菩萨,面盖云纱,身浴清风,就叫她净佛吧。这脉青山就叫净佛山吧!”

  

  说来也奇,自从净佛静卧在此,大安山山青水秀,百姓过着平安祥和的生活,少有天灾人祸。净佛西边的山谷更是林木茂盛,满俗生翠。每逢春天到来的时候,成林成片的瀑马丁香,在山谷中如云似雪,开得满谷生香。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Baidu
sog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