区委  | 区人大  | 区政府  | 区政协

黄管屯村名的由来

来源:区文联 发布日期:2018-08-15

  在长阳镇的几十个村子里,黄管屯是个小村,老人们说,原来叫皇观屯,这名咋起的,说来话长了。
  黄管屯这地方,最初只有十几户人家,紧靠大道边,住的都是旗人。由于人少,所以也就没有村名,人们管这个地方都叫道边。话说这里有个张老头儿,六十多岁了,老伴死得早,自己也得了痨病,整天咳血,眼看就不行了。有人给出了个主意,让他只有15岁的独生子赶快找媳妇结婚,好冲冲喜。听了这话,老头儿可发愁了。冲喜这事儿他信,可眼下家里这么穷,有谁家的姑娘愿意嫁到这个家来呢。
  眼看老张头儿的病一天比一天重,村里的好心人便瞒着爷俩到处托人去说媒。家里穷,这不能藏着掖着,可是爷俩人好啊,平时乐于帮助人,自己遇到事可不愿麻烦左邻右舍的。你还别说,没几天,就有媒婆给说成了一户人家的闺女,不用问,也是穷人家的孩子,那头儿的父母说了,图的就是这家人好。没说的,为了给老人冲喜,结婚必须得择一个好日子。
  大伙儿从良乡城里请来了一个算命先生,这先生在大道边上转了半天。一会儿往北看,一会儿又往西看,不知有啥名堂。
  老张头家就在大道边上,一堵破土墙被几天前的雨给浇塌了半截,看看院子,穷得只有一棵椿树。在人们的簇拥下,算命先生才迈着方步进了院。问过新郎官和新娘子的生辰八字,他用手掐着指头算了半天,老摇头叹气。没办法,他又出门看看天,忽见一片白云从北边飘来,嘴角上露出一丝笑意。回到屋里,他让老张头儿点上三柱香,对北方叩拜,自己又掐算一阵子,忽然哈哈大笑说,十天之后,就是个好日子,只不过新媳妇得照我说的办,否则,就不灵了。
  十天的功夫一眨眼就过去了。这天太阳升起一竿子高了,从北边大道上来了一队骑马抬轿的人。这是谁啊,乾隆老爷子微服私访。坐在轿子里的白胡子老头儿就是乾隆,今天摸着黑儿,他们就从京城出来了,走到这儿,他有点累了,想下轿蹓蹓腿儿。掀起轿帘,无意中往道边看了一眼,嘿,好多土墙上都贴着喜字。乾隆心想,怎么,这些人家都一块办喜事?真是新鲜事。再看,还有一个穿着一身黑衣服,领口袖口都镶着红边的姑娘,她抱着一只大白公鸡,骑在破墙头上唱歌,唱的是什么词儿听不清楚。乾隆马上命人停轿,他指着村子问身边的官员:“这是什么村?”大臣也不知道是什么村,可皇上问了,哪敢不回答,看看皇上正观看呢,就随口说:“皇上,这儿叫皇观屯。”那意思是说,皇上,您不正观看这个屯子吗?“哦,进屯看看。”有人赶快压轿,扶着乾隆走出轿子。
  乾隆一行人刚走下大道,就听院里鞭炮响了。一时间好多人都从屋里跑出来,迎接乾隆一行人。乾隆纳闷了,心里说:“怎么,我这是微服私访啊,老百姓怎么知道的。”正在这时,老张头儿领着儿子赶快迎上来给乾隆下跪,连声说:“请贵人入席。”乾隆说:“‘骑龙抱凤’的那姑娘是新娘子吧。人迎来了还不让她下来。”有人赶快跑过去接过新娘子怀里的公鸡,把她领到乾隆跟前。姑娘挺大方,跪在地上给乾隆磕了三个头,一边磕一边说:“谢谢贵人,请您快进屋喝咱们的喜酒吧。”乾隆心想:这新娘子还真挺大方,跟城里扭扭捏捏不敢见人的新娘子比真是太不一样了。
  进屋后,老张头儿马上把乾隆让到上座,乾隆问老张头儿:“选在今天让儿子结婚,是为了给老人家您冲喜吧,这是谁给你们择的日子?”这时,门外有人答话说:“回贵人的话,是我。”跟着,算命先生进了屋。他对乾隆深施一个大礼说:“您是有大福大贵的人,有您这样的人参加婚礼,是咱们旗人的荣耀。”乾隆说:“按皇历说,今天有五鬼挡道,是不宜结婚办喜事的,你怎么给人家择了这么个日子。”算命先生说:“您说的这个,我也考虑了,可在这个月之内,没有合适的日子,老人家身体不好,想早点给儿子办了事,一来自己可以省点心,二来吧,也冲冲喜,所以就选在了今天。”乾隆说:“那你就不怕择错了日子,给人家带来晦气吗?”算命先生说:“不怕,今天有真龙天子路过,诸神皆退,难道不是大吉大利的好日子吗?”乾隆心里吃了一惊:“这个算命先生太利害了!”但又不便说破,就又问:“那个‘骑龙抱凤’的主意也是你出的吧,你不怕犯上吗?”算命先生说:“孩子骑的是土墙,不是土龙。”乾隆一笑说:“可土墙被水冲坏了,不就像条飞龙吗?穿一身黑衣,只镶红领衣袖,不表示忧中有喜吗?抱着大白公鸡,分明是逢凶化吉,真是别出新意。”算命先生说:“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,这不是为了给老人冲喜吗。更是为了迎接您这位大福大贵的人啊。”说完两人都笑了。
  儿子结婚后没出一个月,老张头儿还是死了。但“皇观屯”的名字却留了下来,后来,又演变成了“黄管屯”这个名字,一直流传至今。

相关文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Baidu
sog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