区委  | 区人大  | 区政府  | 区政协

窑神老板儿工

来源:区文联 发布日期:2018-08-10

  早些年间,南窖这一带山上开煤窑的可多了。窑主儿大多数都是外地人。山上哪有煤,哪个槽的煤有多深,北安村的老板儿工都知道。窑主儿们为了多挖煤,都争着雇老板儿工在井下支应窑工挖煤,按现在说,就算是总工程师吧。

  老板儿工姓什么,叫什么,现在谁也说不清楚了。老板儿工的老伴比他小一轮。老太太过日子特别节俭,可乐于助人,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,都愿意帮忙。谁家遇上困难,不用你说,只要老太太知道,一准给送钱去。让人遗憾的是两口子一辈子没儿没女。孤孤零零地住在村头的山坡上。

  老板儿工明白,下井的人吃的阳间饭,干的是阴间活儿。自己天天在这个窑那个窑地察看,一旦有个三长两短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老太太,所以就跟雇他的窑主儿约定,要是自己有一天真的发生了意外,窑主儿们每月必须给老太太一点钱,以便维持生活儿。这话一出口,窑主儿们都没打坷奔,就同意了。老板儿工说:“要是你们说话不算话,可别怪我变成石头,专堵风口儿。”话一出口,大家都笑了。

  山上的煤窑越挖越深,窑主儿们一个个都发了财。一晃儿,几十年过去了,老板儿工天天下窑,慢慢的眼睛变花了,腿脚也不听使唤了。老板儿工真的老了。窑主们虽然按月给他开钱,可对老板儿工的话可不那么爱听了。因为,他老说这儿有危险,那儿要冒顶什么的,他的话一说,窑工们就不下窑了。没人下窑,咋赚钱呢。

  这一天,老板儿工又闷闷不乐地回家了,吃完饭,他对老太太说:“明天我下大呲牙开的义兴窑,哪个老窑巷道窄,开了这么多年,很容易冒顶,说不定头上的窑灯就‘谢’了……”老太太知道,窑里的灯灭了,不能说灭了,只能说“谢了”。所以,不等老板儿工说完,就说:“咱不给他干了,不挣他那份钱不就行了吗。” 老板儿工说:“咱不干了,可还有那么多窑工呢,一出事,可就是天大的事。不过,要真有事,我也能给你挣养老钱,哪个窑主不给,你就整治整治他。”老太太说:“我一个妇道人家,连煤场的边都扒不着,咋治人家呀?”老板儿工指着地炉子,爬在老太太耳边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话,老伴愣在那儿好长时间,搂着老板工哭了起来。

  第二天,老板工来到窑口,看见窑主正往井下轰人呢,马上拦住说:“大家伙儿先别下窑,今天可能有事,我先下去看看再说。”说着拿着一个窑筐坐上去顺窑口溜了下去。老板工来到窑下,还没到掌子面,就看到两只老鼠窜来窜去。他知道这不是好兆头,正要往前探探时,听到身后有动静,回头一看,窑工们已经三三俩俩地跟着下来了,老板儿工这下可急了,冲着他们狠狠地说:“谁让你们下来的?赶快回去!”一个窑工说:“你不知道,窑主儿大呲牙非让下来不可,他说晚下来,就得少挖煤。再说您都下来了,窑里肯定没事。”老板儿工叹了口气说:“唉!真是光认钱呐。好吧,你们离我远一点,我只要一喊,谁也别过来。”大家一边议论,一边慢慢向掌子面走去。

  就在每人装好一筐煤时,老板儿工说,“咱快往上去,中间谁也不许歇脚。赶快上去,越快越好,等会儿谁也不许在下来了。”说着他走在了最后头儿。这巷道有时弯有时直,中间有用十架梯子搭成的大坡,过了这个大坡,就看见窑口了。大家伙儿拉着窑筐急急忙忙往上赶。终于,最后一个窑工露出了头,大家松了一口气。就在这一瞬间,就听见窑里轰的一声响,煤土风一样地扑出巷口。窑工们惊慌地逃出窑口。

  老板工被砸死在窑里,果然不出所料,窑主儿们从第二个月开始就不给老太太钱了。老太太在街上的酒馆里堵住几个窑头和他们讲理,窑主儿们对一个孤老太太理都不理,老太太对他们能有什么办法呢。走时说:“你们这些没有信义的东西,就不怕老板儿工在地下整治你们。”几个窑主儿一边碰杯,一边哈哈大笑起来,那个呲着大牙的窑主说:“整治咱们,你家坟地长那棵蒿子了吗?”老太太知道他是义兴窑的窑主,瞪了他一眼,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。老太太到家里把地炉子的隔板打开,看看炉坑上的九个窟窿,拣起一快烧完的煤球就塞在第一个窟窿上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,老太太刚起床,大呲牙窑主儿就提着点心匣子来到门口,一边敲门,一边满脸堆笑地说:“大娘,是我不对,这不,我给您赔不是来了……”老太太一阵冷笑,知道老板儿工生前说的话灵验了。呲牙窑儿主又说“老太太,我给您赔不是来了。”说着,把点心匣子放在了老板儿工的牌位前,嘴里还嘟囔着:“老板儿工,我说话算数,请您高抬贵手,显显灵,保佑咱们窑通气,多出煤。”说完,给老太太留下一串铜钱。老太太看着呲牙窑儿主心里想,多亏我家老板工留了一手。

  原来,老板儿工知道窑主儿们心黑,怕自己走后老太太生活没着落,就把他管的几个煤窑通风口都做到了他家的炕洞上,只要把“风眼”一堵,窑里肯定憋气,窑里憋气,就不能下窑了。这不,老太太昨晚一堵,早上窑工就都说下不了窑了。心怀鬼胎的呲牙窑儿主以为老板儿工显灵了,这才来到老太太家。

  果然,不出所料,那8个窑主儿也先后不给老太太钱了。老太太还是堵“风眼”,没办法,窑主儿们只好先后来到老太太家,在老板儿工灵位前烧香磕头,还许愿照顾好老太太,按时给生活费。这伙窑主儿们走后,老太太就把“风眼”给打开了。这种事反复折腾了好几次,窑主儿们心里犯起了嘀咕,都认为老板儿工真有灵气,可不得了。都说,以后可不能再得罪他了。于是其他的窑口也开始供奉老板儿工的灵位牌,后来他就真的成了“窑神爷”。

相关文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Baidu
sogou